交流探讨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交流探讨

尹玉辉:行业指导职教发展,美中不足有哪些

来源:中国教育报      日期:2016-04-05   点击数:230  

行业参与职业教育办学,对加强职业教育紧跟行业人才需求动态,学习前沿技术,及时依据社会需求调整专业设置,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2010年,在教育部的直接推动下,我国建立了职业教育行业指导委员会,2015年7月份,教育部发布了“2015-2019行业指导委员会名单”,期望行业指导委员会能够对职业院校的人才培养模式进行指导与改革,走出劳动力缺乏与毕业生就业难并存的怪圈。

要充分发挥行业指导委员会的作用,其组织的基本形式与架构,参与成员情况必须科学合理,这样才能有效调动各参与方的积极性,推动学校和企业有效沟通。为分析我国行业指导委员会发展现状,探索其组织构成情况,笔者对行业指导委员会名单进行了数据梳理和分析,呈现一个全面的行业指导委员的成员构成信息,进而对我国的行业指导委员会发展提出建设性意见。

突出了政府主导,企事业参与迈出一大步

教育部发布的《2015-2019行业指导委员会名单》,涵盖了62个行业中的54个行业的详细名单(有8个行业该名单没有体现),其设置基本包含四个部分:主任委员1名、秘书长1名、副主任委员3-5名,委员若干。

54个行业共有2922个委员,平均委员人数为54人;每个行业有1名主任; 52个行业共有副主任委员272名,平均副主任委员数5人; 秘书长53名,除粮食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未设秘书长之外,其余53个指导委员会各设1名秘书长。

行业指导委员会很好地贯彻了教育规划纲要中职业教育发展的方向性原则:坚持政府主导,行业指导。通过对委员会54个委员主任的职务身份进行统计,政府人员有33名,占比最大,为61%,其次为行业协会人员,16名,占30%,两者之和超过90%。另外有3名来自政府培训中心人员,有2名为大型国企(铁路和航空)人员。政府主导职业院校发展这一原则切合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现状,显示出政府对职业教育发展的高度重视。

秘书长的设置体现出以政府为重心,以高职院校和行业协会为主,其他机构为补充的设置机制。54个行指委中有53个行指委设立秘书长一职,其中20位来自政府,占比37.7%;11位来自学校,占比21%;8位来自行业协会,占比15%;5位来自普通本科高校;3位来自企业;1位来自研究机构。

本次行指委参与机构的特点是以高等职业学校为主,企业事业单位和中等职业教育院校为辅,同时行指委成员多、覆盖面广,为引导职业教育发展适应社会需求奠定良好的基础。特别是本次行指委参与的企事业单位已经占总成员数的19%,迈出了职业院校与企业生产实践无缝对接的一大步。

中职低比例参与,同高职全员参与呈现巨大反差

从名单中可以看到,高等职业院校几乎100%参与其中,既显示出政府对高等职业教育的重视,也显示出高等职业院校自我发展的迫切性。当前我国正处在产业升级的关键期,满足需求的高技术人才培养不足。高等职业教育积极参与行指委,对于加强我国高级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将起到积极作用,缓解当前我国经济转型期人才培养与人才需求失衡的状况。

与高等职业院校几乎全员参与形成反差的是,中等职业学校参与行指委院校占中等职业学校总数比例过低。2014年,全国中等职业学校数量下降到1.19万所,进入行指委的院校为459所,占整个中等职业院校的4%,中、高职参与行指委所占比例呈现巨大差异;同时,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数量远超高等职业院校学校在校生数,几乎是后者的2倍,然而参与到行指委的学校仅为后者的1/25。

中等职业教育是培养社会所需大量技能型人才的最主要途径,是经济新常态下实现转型升级的必要人才支撑,是实现我国由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型的重要保障。从当前中等职业教育参与行指委的比例情况来看,中等职业教育内涵发展亟须加强。

近年来,我国中等职业教育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尽管国家不断推出免学费、国家助学金等多方面措施,却仍呈现萎缩迹象。2013年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下降至1923万人,与2010年相比,下降幅度达到14%。同时,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数与普通高中招生数之比从51∶49下降至45∶55。中等职业教育亟须政府在财政加大投入的基础上,加大行业企业对中等职业教育的指导力度,增强中等职业院校参与行指委的深度,进一步加强中等职业教育内涵发展,提升中职教育形象。

本科院校参与不足,难以实现人才贯通培养

职业教育作为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必须要有超前意识,而本科高校参与数量直接决定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超前性。当前本科高校参与行指委的数量为236所,占整个本科高校数量的2%,这与我国发展应用型本科教育的趋势相去甚远。

2013年,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发表《地方高校转型发展》报告,经过充分的调查研究和国内外比较研究,提出了发展应用型本科的思路。

另外,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困境之一是“断头教育”,即高等职业教育毕业学生难以进入高等学校继续学习。随着知识经济发展,学历成为一个人潜力发展的决定因素,根据韩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的统计,4年制大学毕业生的月收入比职业院校毕业生平均高44%。

改变我国职业教育吸引力不足的现状,需从职业教育内涵发展抓起,与本科教育衔接建设一批应用型本科大学,为此,行指委还应吸纳更多的本科院校参与进来。加大本科高校参与,实行应用型人才培养的新模式,是行指委拓展教育发展通道的下一步举措。

公办学校参与为主,民办学校成点缀

民办教育已发展成为我国教育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我国教育财政支出有限的情况下,有力弥补了我国教育资源的紧缺状况。

民办职业院校是我国职业教育的有力补充。2012年,我国民办中等职业院校占全部中等职业院校的比例达27.1%,民办高等职业院校占全部高等职业院校的比例达24.4%,总体占比超过1/4。在我国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办学最为发达的四川省,其民办中等职业学校占中等职业学校总数的比例达到45.2%;而我国民办专科高职办学最为发达的海南省,其民办高等职业院校占高等职业院校总数的比例也达到45.5%。

但是从民办院校参与行业指导委员会的比例来看,仅占学校总数的1%,变成万花从中的一点绿。

提高民办院校教学质量对提升我国整体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水平至关重要,行指委要加大对民办院校的吸引力度,政府鼓励更多的民办院校参与进来,提升人才培养质量。当前民办职业院校发展无论在数量、质量还是社会声誉方面,都难以与公办院校相提并论。民办职业院校真正成为我国职业教育发展强有力的补充,还需要政府加强扶植力度,给予民办院校与其规模相适应的事务参与权和发言权。积极鼓励和吸引民办院校参与行指委,是下一步政策的重点。

区域不均衡,中西部参与学校数量不到一半

由于历史原因和地理环境多样性,一直以来,我国各个方面都呈现出东高西低的发展现状。

参与本次行指委的高等职业院校,来自东部为670所,占比53%,超过中西部的总和;来自中部的有341所,占比27%;来自西部的为242所,占比19%。中等职业教育参与的依然东部院校占比最高,为58%,中部院校占比最低,为19%;西部院校占比为23%。

区域发展不平衡在我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职业教育作为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教育类型,也与我国当前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现状相一致。依据2012年数据,对我国31个省区的定量分析显示,我国中高等职业教育区域发展均严重不均衡,东部省区的综合发展水平明显处于优势,西部省区发展不足。

抓住我国产业内迁的发展契机,积极引导中西部职业教育院校参与行业指导,是培养中西部产业发展所需的一线技能人才,加快中西部职业教育发展的迫切需求。